揭秘《普罗米修斯》里的黑水到底是什么?异形究竟从何而来?

这部电影作为异形系列的前传,老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拍摄的初衷其实是想给异形系列爱好者一个交代,把原来电影中的一些坑该填的填一填,该补的补一补。

谁会想到,老艺术家填坑的速度远远及不上挖坑的速度,不仅原来的谜题没有完全解开,随着全新异形前传三部曲的展开,坑的数量不减反增,让影迷哭笑不得。

虽然是异形前传,但实际上电影里异形的笔墨并不多,但老艺术家却铺陈了一个特别庞大的世界观,因此,第一遍看的时候会感觉非常非常累,很容易漏掉细节,觉得电影不知所云。但是如果你能把电影里导演埋设的线索成功串联起来,你就会觉得,哇塞,简直惊为天人。所以我们在网评上看到的也是毁誉参半,两极分化严重,认为好的觉得是举世神片,认为不好的觉得连烂片都不如。

我将结合自己对影片的理解以及众多网友的观点,尝试对影片中的几个核心话题还有谜案尽可能进行合理的解释。过程中可能会需要借用《普罗米修斯》以外的异形系列电影进行佐证,因此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是能有异形六部曲的观影基础。但如果只看过《普罗米修斯》也是ok的。

要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得和另一个核心问题一块讨论,否则的真的说不清楚——那就是,大白喝下去的黑水是什么东西?

先从异形开始说起,异形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有人认为片尾从大白身体里身材爆出来的异形,是有史以来第一只异形。

然而,在U型飞船里,那个有很大头像的房间里,官方称之为孵化室,异形的形象其实就已经存在在壁画上了,而且是放在正中间的C位。

A观点:异形是工程师种族——官方称为骑师族,所供奉的神明,是骑师族的精神寄托。这如同各种古代文明都喜欢把神话故事镌刻在宫殿神庙的墙体上是一样的初衷。

B观点:异形是骑师族创造的完美的生命体,他们将完成这一重要壮举的历史时刻记录在了壁画里。便于后人来歌颂自己的丰功伟业。

我认为B观点的可能性更大,在电影中的种种迹象表明,异形的诞生与“黑水”有关,而黑水,在骑师族文明中是一种受到控制的东西,黑水出场时通常都是有容器封装的,无论是片头身亡喝的黑水,还是孵化室里的黑水,可以看出异形的出现并不由自己完全掌控。

在《普罗米修斯》之前的历代异形电影当中,原生态的异形诞生的主要方式是这样的,首先由女王产卵,也就是电影里面会张开嘴跳出抱脸虫的那些蛋状物体;

然后抱脸虫找到一个宿主,对宿主进行注孕,一般通过口腔进入消化道,然后慢慢发生作用;

最后,过了胚胎期的异形从宿主的身体中挣脱出来,也就是我们熟悉的身材爆,然后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然后跟肖恩博士OOXX,肖恩博士意外怀孕,产下跟之前看到过的所有异形都不一样,长着触手的怪物,官方称为三叶怪。

再由三叶怪跟大白玩深喉,在大白身体里注孕,最后身材爆出了另一个不同品种的异形——官方叫做执事。

我们发现不同版本里,制造异形的方式也不尽相同,这当中似乎毫无逻辑可言,不禁让人感叹——贵圈真乱。但是如果我们抽丝剥茧,抓住细节,找到其中的逻辑关系,是完全可以破解异形起源的悬案的。

因为它本身的形态其实是有可能发生变化的。像《异形契约》中漂浮的看似有自由意志的孢子体就是黑子的另一种形态。

黑子,接触的基因不同,接触的方式不同,就会诞生出不同形态的“异形”。《异形契约》中大卫收集到的不寻常的昆虫和小型异形标本可以看出异形的仿生性和多样性,穿透不一样的DNA就能基因突变出不一样的生命体。所谓异形,只是对黑子基因突变出的生物的一个统称。

那么bug就来了。《普罗米修斯》中,为什么哈罗威教授摄入了黑水,却没有身材爆出异形呢,这是否就让以上对异形起源的推断不攻自破呢?我觉得这很容易解释。我们看到哈罗威教授身上出现的症状,其实和《异形契约》里,两个被孢子体袭击后身体不适的船员是一样的,身体虚弱,平衡感大减,但不一样的是,哈罗威摄入的黑子物质,是浸泡在大白研发的抑制剂里的,并且剂量非常小,

而船员则可以理解为被一整簇黑子主动侵入。黑子的效果和作用速度当然会不一样。而正当哈罗威感觉到异形即将呼之欲出时,他主动领死被查理兹塞隆烧死了,于是体内的异形也胎死腹中。

那么,最早拍摄的三部异形电影里,通过抱脸虫注孕诞生的异形又是怎么回事呢,很简单,每一个异形身上都有黑子基因,我更愿意认为他们就是黑子这个物种生存的不同形态,只要他们能找到某种方式传播黑子基因,就可以持续繁衍生息。

抱脸虫不过是传递黑子基因的某一种工具而已,抱脸的目的就是将黑子基因注孕在人的身体里,让他们找到宿主发生基因突变继续生存下去。

另一个重要设定也值得我们注意,那就是,接触黑子的方式不同,即便接触的DNA相同,基因突变的结果也会不一样。比如最后变成冷酷怪物,在飞船门口大杀四方的法菲尔德,

他的接触方式是表面接触,于是直接在他身上发生反应,本身就变成了一个异形,同时失去了自己的意志,同理,在孵化室里被溶液浸泡到的小虫子,也异变成了攻击性很强的蛇虫怪。

另外一个例子,肖恩博士,她体内的黑子基因是通过体液传播,基因突变的方式就温和了许多,除了胚胎生长速度太快,本体没有太多不适症状,意志也可以自由支配,生出的异形也不是传统异形那般钢筋铁骨的样子。但是黑子基因是不是完全从肖恩博士身上消失了呢,这不得而知。

我们在《异形契约》里看到有令人不适的肖恩博士被解刨后的画面,这是否与黑子基因有关,还要等待后续电影的解读。

当然还有铁血女神雷普利,《异形》第四部里,她的基因被复制,而她死前曾经被抱脸虫侵袭,结果基因突变出的女皇甚至可以从卵生变为胎生。

最为激烈的形式,要数过度接触,这出现在《异形契约》大卫一边吟诗自比为王,一边陷入回忆的那场戏,

成千上万的黑子爆炸形式地过度接触大白,突变的基因相互干扰,无法形成一种固定的存在形态,有那么几帧画面里,我们可以看到大白们的身体里有新物种想要涌现出来,但马上又被黑子接触,根本无法定型,最终黑子同归于尽。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异形都有,这个物种,他们和人类的使命相同——繁衍,只不过他们繁衍的方式,会让习惯了自然生产的人类感觉到不适。其实也不用少见多怪。即便在我们已知的生物体系中间,也已经充斥着很多非常规的繁衍方式,比如海马是由雄性生育后代的;

这些形态,如果放到人类社会,你一样会认为他们是异形,世间万物本就无奇不有,何必大惊小怪呢。

好了,那么片头序章里的大白喝下的龟苓膏一样的时尚,是不是黑子物质呢?我认识是,但又不是原生态的黑子。

一定是大白利用他们的科学技术改造过的黑子,用途一样是基因突变,但应该温和许多,也具有可控性,剔除了异形狂躁攻击性的元素,更多保留了大白的一面。

结合对于骑师族文明的猜想,我认为,大白之所以要如此有仪式感地喝下这碗龟苓膏,应该是在做基因延续的试验,尝试利用黑子高适应性的特点帮助自己成为一种全新的物种。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样的试验,不仅仅在地球上进行,在其他类地星球上应该也有进行。

这样违背常理的繁衍行为当然会遭到同类当中种族主义者的反对,从而打击报复。打击报复的方式,就是打算通过黑子炸弹来摧毁基因。

总结一下,异形其实就是黑子生命延续的一种形态。黑子究竟是骑师族的创造发明还是由骑师族发现加以利用,影片没有清晰的交代,但对于骑师族来说黑子就是一种基因突变的工具,它可以优化基因,可以改造基因,也可以毁灭基因。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