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走出来的过程很难但你一定不要放弃

“我觉得把我的故事说出来,能帮助更多的人。至少他会知道,他不是唯一一个经历这种事的人。这种事太多了,真的。”

身边走着的这个男人一直拽着她的胳膊,用刀顶着她的手肘,强迫着她朝自己家的后山上爬。

伊丽莎白大舒一口气,“车上的人肯定会看到我们的。他们肯定知道我们在这里,警察一定会找到你的。”

从家里到后山这一路上,她想起了其他谋杀案。这大概就是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了吧。

她哭着对绑架者说,“如果你要先奸后杀,干脆就在这里了结。这样父母就能找到我的尸体了,就知道我遭遇了什么。”

伊丽莎白恳求他放过自己,“难道你不明白你在做什么吗?你会被抓,然后终生监禁。”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路越走越远,回头一看,已经望不到城市的灯光了,更望不到家。

当时,他又穷又可怜,头上戴着一个浅紫色的头套,肩上挎着一个鼓囊囊的大包,看起来孤苦伶仃,与人交谈时的感觉像是要哭出来似的。

正好家里打算给房子刷点漆,把屋顶修一下。父亲决定让他做一次性工作,也就是做了就可以立即拿钱的那种工作。

她也开始胡思乱想,他会杀了我吗?他会虐待我吗?他会把我锁在什么不为人知的房间里吗?

与此同时,在家里,伊丽莎白九岁的小妹妹已经平静下来,她正向父母的房间跑去。距离很短,却似翻山越岭。

由于受了惊吓,对实际情况描述不清,跑到父母这边的小妹妹只轻轻地说了一句:“伊丽莎白走了。”

让伊丽莎白惊讶的是,树后面走出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着长长的袍子,袖子也是长长,像个女巫。

她吓得整个人往后一晃。她知道婚礼过后夫妇两要做什么。她大叫大喊,又哭又闹。

为了阻止米切尔,她和他讲道理,“我没说过,I do。我没说过,Yes,我没同意。你不能这么做。”

这一点都不真实。几个小时前,伊丽莎白还在自己家里,身边还有自己的妹妹,还在做着梦呢。

伊丽莎白躺着,感觉被孤零零地留在了地狱里,整个人支离破碎,修都修不好。她现在一文不值。

她躺在那里,心想着那些在新闻上看到的孩子们。那些被谋杀,很快被抛弃的人。他们好像要比自己幸运一点,他们永远不用经历这种痛苦,他们正在敞亮的天堂里待着呢。

她把身体蜷曲起来,一切平静下来后,她对自己说,“我今天晚上一定要逃走。”自杀是逃走的方法之一。

然而,等她醒来,四周的树都被绑上了铁丝和绳索。帐篷里,她受夫妇两的监视。米切尔夫妇两都不叫自己的真名,他们有两个宗教意味的名字,依曼诺尔和海普斯帕。

但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惨。米切尔还会看很多杂志,然后研究怎么玩得更刺激,很多,很多次。

生活中再无其他,除了无聊,饥饿,就是。就这三项,没了。彻彻底底的野兽的生活。

伊丽莎白是摩门教徒,是不抽烟,不喝酒的,但夫妇两不在乎,他们不断给她酒精,让她抽烟。有一次,她喝完就吐了。第二天醒来整个人麻木了,脏兮兮的。

她哭得越来越少了,最后干脆不哭了,不是因为感觉不到痛,更不是因为感觉不到悲伤。

她自动关闭了整个情绪反应系统的目的,是为了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成为那个幸运的幸存者——可能的话。

有一次,她听到她叔叔喊着她的名字,那声音很近,感觉就快走到营地这边来了。

她拿起来一口喝掉,水的清凉贯彻全身。这种感觉与众不同,仿佛是上苍在告诉她,她还没有被遗忘。她感觉是如此真实,仿佛上苍在安慰她。

他已经完全确信伊丽莎白不会逃走了,他们不是已经磨光了她的志气与毅力了吗?

他正打算着另一起绑架案,目标是伊丽莎白的表妹,奥利维亚,岁数也是14岁,与伊丽莎白一样大。

他大言不惭地把这个计划告诉了伊丽莎白。她感到五雷轰顶,感觉被背叛了。她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人。

有了她这一遭,所有同龄女孩——尤其是她最好的朋友和家人——都要被牵涉进来?这个禽兽。

几个星期后,第二个奇迹来了:夫妇两没有继续捆她,米切尔还对她信任至极,决定带这位“小妻子”下山去盐湖城去买点食物和饮料。

两人参加了一个家庭聚会。当时,有人拍下了他们聚会的照片,但没人察觉这个面纱下的女孩就是被绑架的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说,“这个问题本身就非常讨厌,甚至有侵犯性,你根本无法想象当时的状况。我一直想逃跑,也一直在找机会。但不是说做就做的。”

他把手用力压在伊丽莎白的大腿上,暗示她,你敢取下面纱!与此同时,他彬彬有礼地向警官介绍,“这是我的女儿。”

离家这么远的的地方,根本没人认识她。这一辈就这么完了,估计得夫妇两死了,她才能解脱。

经过几个月的思索,妹妹终于想起谁可能是绑架者了,按照她的描述,警局把可疑人的素描给画了出来。

可是,让人生气的是,没人拿小妹妹的话当真,尤其是警局,他们正在追踪另一个在伊丽莎白家工作过的人。

在圣地亚哥,伊丽莎白度过了15岁生日。三人一起还参加了大型的流浪汉聚会,但没人认出她来。

但她转念一想:“这也太讽刺了吧,我从绑架中幸存了下来,从各种虐待中幸存了下来,最后却要死于饥饿?如果是这样,人生真是太残忍了。”

警察没把素描放在心上,父亲决定自己公布它。素描很快传遍了全国,米切尔成了通缉要犯。

可就算到了这份儿上,当警察问她,“你是不是伊丽莎白?”她还是不敢说。她太害怕。警察看的出来么?会不会像上次一样离开?

母亲很明智,她从未逼女儿忘记过去,而是引导她关注未来,关注自己,关注当下。

“伊丽莎白,这个男的对你做的事情,非常糟糕。他从你的生命里偷走了9个月时光,而你永远都不可能再讨回来。但你要知道,最狠的报复,就是把你自己活好,活的开心。”

两人在摩门教堂里初识时,马修对伊丽莎白的过去一无所知,但她还是决定坦白。他的第一个反应是惊讶,怎么会有人做出这种事。第二个反应就是决心娶她,不再让她受伤。

伊丽莎白曾说,“我觉得我的人生很幸福,不是说那一段很幸福,只是感激我能活过来,拥有现在的一切。真的很幸福。”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