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安吉索要7支首轮签尼克斯为了温班山得放弃米切尔吗?

犹他爵士队自主教练斯奈德辞职之后,关于球队的发展方向就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斯奈德是NBA近三个赛季首位主动辞职的主教练,在斯奈德辞职的时候,他与爵士队的合约还剩下一年时间。休赛期爵士队交易戈贝尔之后,一切问题或许都已经明了。斯奈德离开爵士队很可能是因为这支球队发生了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这样的矛盾很可能存在于球队核心米切尔和内线大闸戈贝尔之间。当爵士队最终决定交易戈贝尔的时候,外界也知晓了爵士队未来的意图——重建。既然选择重建,那么时间线不符的米切尔离开爵士也只是时间问题。

爵士队的争冠窗口期已经结束,他们在过去三个赛季以米切尔为核心,辅以内线防守大闸戈贝尔,又填补了博格达诺维奇、英格尔斯等具备三分和防守属性的角色球员,甚至还为米切尔找到了拥有出色防守和组织能力的迈克尔·康利。此外,爵士队还通过交易得到了克拉克森,填补了球队板凳席的得分空白。从爵士队的阵容分析,他们基本上具备了一支成熟球队的所有内容。然而,最终由于种种原因,爵士在西部半决赛负于掘金,此后一个赛季又负于莱昂纳德缺阵的快船,未能有所突破。

胜利有时候会掩盖球队的内部问题,而失败却会放大这些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戈贝尔与米切尔之间的关系几乎降至冰点。戈贝尔在公开场合炮轰球队的外线防守,而米切尔和克拉克森也在记者面前冷嘲热讽。在斯奈德离开爵士之后,球队最终计划将米切尔和戈贝尔分开。据悉,爵士最初的计划是留下米切尔,围绕米切尔建队。实际上,爵士队只不过失去了戈贝尔这么一个防守大闸,他们若想继续维持这样的阵容和打法,完全可以用戈贝尔交换一名风格相当的中锋球员。太阳队的艾顿、步行者的特纳都是爵士可以考虑的选择。但爵士最终选择交易戈贝尔,最大的可能就是森林狼开出的筹码足够诱人,甚至让爵士放弃了围绕米切尔建队的机会,而是直接选择重建。

米切尔正处于巅峰期,爵士队如果选择重建,米切尔就与球队的时间线不符。同时,作为一名处于巅峰期的全明星球员,米切尔也不会愿意用自己的青春陪伴爵士度过漫长的重建期,这一点与当初海沃德离开爵士的情况非常相似。与其等待米切尔提出交易申请,让自己陷入不利局面,远不如主动出击,扣动交易的扳机送走米切尔,这样爵士在谈判过程中将处于有利的地位。近年来,包括火箭的哈登、维斯布鲁克,篮网的杜兰特都因为球员申请交易而让球队在交易中陷入被动,所以爵士送走米切尔的策略没有任何问题。此外,米切尔本人也透露过希望前往大城市或者大球市打球的意愿。

尼克斯一直给人“冤大头”的印象,但近年来尼克斯的运作就显得“聪明”许多。尼克斯不再为明星球员开出长约,而是效仿其他球队开始培养新人。目前,尼克斯阵容中的RJ·巴雷特、奥比·托平、米切尔·罗宾逊都具备一定的交易价值。这一点与当初湖人队交易安东尼·戴维斯的情况比较相似,当然湖人交易戴维斯的筹码完全是小巴斯糟糕操作带来的“意外之喜”,而尼克斯则显得相对稳重,毕竟他们不需要为了处理类似莫兹科夫的合同而搭上拉塞尔。

尼克斯手中的筹码除了年轻球员之外,最值得称道的就是选秀权。尼克斯未来可供交易的选秀权共有8个,其中有4个选秀权是尼克斯通过交易得到,另外4个则来自尼克斯自己。根据选秀权交易规则中的“斯泰平规则”和“七年规则”,尼克斯可以提供2023年、2024年、2025年和2026年连续4年的首轮选秀权。实际上,根据“斯泰平规则”,一支球队不能交易连续两年的首轮签,但如果这支球队从其他球队手中得到了额外的选秀权,他们在规则上就可以交易连续两年的首轮签。

尼克斯未来的首轮签包括2023年至2026年4个自己的选秀权以及2023年来自达拉斯独行侠(前10顺位受保护)、2023年来自底特律活塞(前18顺位受保护)、2023年来自华盛顿奇才(乐透保护)、2025年来自密尔沃基雄鹿(前4顺位保护)的首轮签。如果尼克斯要送出连续4年的首轮签,理论上除了2024年、2026年尼克斯自己的首轮签必须纳入交易中之外,其他选秀权都可以来自其他球队。

爵士队的丹尼·安吉在为凯尔特人工作期间就曾经坑了篮网队一把,安吉的凯尔特人一边在打东部决赛,一边还收获了状元签;而可怜的篮网队非但没有任何争冠的希望,还只拿到了首轮27顺位的选秀权。篮网用这个选秀权得到了库兹马,又通过吃下莫兹科夫的合同得到了湖人的拉塞尔,最终先签后换得到了凯文·杜兰特,算是为此前的糟糕运作做出了一些弥补。

安吉是个狠人,在与尼克斯的谈判中直接索要7个首轮签,这几乎相当于掏空了尼克斯的存货。尼克斯会拒绝这笔交易也在情理之中。首先,米切尔虽然是一名全明星级别的球员,但米切尔并没有证明自己有能力率队争夺总冠军,所以尼克斯不愿意付出多达7个首轮签却只拿到一名全明星级别的球星。其次,2023年是选秀大年。来自欧洲的球员温班山已经成为状元的热门人选。温班山身高2.21米,身体协调性非常出色,尼克斯曾经选中过同样身形的波尔津吉斯,这说明球队对这一类球员很感兴趣。再关注一下尼克斯在2023年有4支首轮签,他们可以通过打包首轮签向上交易,也可以继续培养新人以便让自己2023年的首轮签有机会竞争状元签,再用其他首轮签选择其他潜力球员或者做交易。

尼克斯除了送出7支首轮签之外还要搭上若干年轻球员才能从爵士得到米切尔。关于尼克斯需要付出的年轻球员的筹码,我认为可以通过排除法。首先,尼克斯刚刚从独行侠嘴里“虎口夺食”,以4年1.04亿美元签下布伦森。所以,布伦森是尼克斯不会放入交易的筹码。除了布伦森之外,RJ·巴雷特、二年级后卫昆汀·格莱姆斯、托平、雷迪什、奎克利就几乎是尼克斯必须送出的筹码。昆汀·格莱姆斯是夏季联赛表现最好的球员,在与勇士队的夏季联赛中,连续8投不中的昆汀·格莱姆斯在下半场几乎统治了赛场,全场得到24 分、8 次助攻、4 个篮板、2 次抢断和 1 次失误。

尼克斯真的会为了米切尔付出这些筹码吗?如果尼克斯真的愿意付出这样的筹码,我相信即便作为同城竞争对手,布鲁克林篮网也愿意双手奉上凯里·欧文和凯文·杜兰特。安吉索要如此之多的筹码,其中一个重要愿意就是爵士对于RJ·巴雷特并不感兴趣。因为巴雷特正在索要一份顶薪续约合同,而巴雷特的成长线与爵士的重建时间线同样存在矛盾。在这样的情况下,爵士有可能不会为巴雷特提供一份顶薪,他们要冒着失去巴雷特的风险,所以索要更多首轮签成为了爵士寻求未来补偿的一种想法。但在我看来,我认为尼克斯为米切尔付出如此之多的筹码并不划算,虽然他们这几年一直在寻找一位明星球员,但米切尔似乎并不是那个合适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