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连环杀人案:怎样才能“杀死”一类变态?

高承勇起初杀人,心中必定也是有些害怕的,可后来一而再再而三见血,人性也就渐渐沦丧了,“这就是因为能够习惯的缘故”。变态的高承勇不是某时某刻忽然而成的,而是经年累月渐渐成形的。世间确有超卓之人,不与世移,不随物转,见了血还能保持心性,但一般的普通人若老是在血水里泡着,恐怕都会和高承勇一样嗜血成性。这大概齐就是所谓的人之常情,也恰恰说明人总是在不断变化的,人性是最不安全的东西,一旦脱了缰,就是四处游荡随处可栖的野马。

高承勇其实是处于阴暗环境下的我们自己,当然屈原司马迁般的圣人除外,所以,您如果做不到超凡脱俗,那就千万别高估自个的高贵,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礼仪道德法制的重要性,——正是出于环境的不可控与人心的善变,所以才需要礼仪道德法制来克制人的欲望,才需要设定种种禁忌以免普通人坠入恶的深渊,才需要真善美来掩盖人之本性的缺陷。

“我们所注意的是特别的精华,毫不在枝叶。给名人作传的人,也大抵一味铺张其特点,李白怎样做诗,怎样耍颠,拿破仑怎样打仗,怎样不睡觉,却不说他们怎样不耍颠,要睡觉。其实,一生中专门耍颠或不睡觉,是一定活不下去的,人之有时能耍颠和也睡觉的缘故。然而人们以为这些平凡的都是生活的渣滓,一看也不看”。

高承勇的异常出于平常,变态出于常态,连续奸杀11名女性的恶劣行径出于平时生活所累积出来的恶念。我们在为铲除一大祸害大快人心的同时,更需要思考高承勇所处的详细生活设定,毕竟避免一种生活方式,才能从根本上防治一类“”。孔子也曾说过,“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叟哉?人焉叟哉?”仔细考量“”的日常生活,认真考量“”行恶的原因,详尽描述“”的心理,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活方式体系,才能将深藏于人性中的缺点全部暴露出来,才能从源头上“杀死”无数个变态。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