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与魏无羡这个夏天的两个“异类”

2019年夏天,跟从前的所有夏天一样,飘然远去,只留给我们面对时光流逝的慨叹唏嘘。

2019年夏天,两个“异类”点燃了大小两块荧幕,大荧幕属于“异类”哪吒,小荧幕属于“异类”魏无羡。《哪吒》和《陈情令》,成为2019年夏天最火爆最让人难忘的两个荧幕角色。

哪吒出生就是魔丸,注定要被天雷劈死。世人对魔丸避之不及,人人如躲瘟疫一般躲着他。但凡有小孩子想跟他玩儿就会被大人抱走呵斥,他救人被误解成想杀人,他出去大家像躲避山匪强盗一样躲着他,他干什么都是错,做什么都被人认为是恶意满满。

哪吒在一双双带着偏见的眼睛的注视下,终于长成了一副小痞子的模样。日常撒点小谎、倒点小乱,偶尔闯点小祸。但他一直都揣着一颗纯真的赤子之心。

每个人,说到底,最真实本真的自己都是一个孩子!只不过有的人一直没长大,多数人则早早地将本真的自己丢弃了!

哪吒虽然天生不幸,但父母都很爱他,师傅也倾囊相授,还遇到了唯一的朋友敖丙。父母舍命呵护,敖丙为之牺牲自己,哪吒终于完成了自我救赎。

人的成见,都源于无知和随波逐流。形成一个成见有多容易,保持宽容就有多难!因为成见不需要智识的投入,人云亦云便可。宽容是需要智慧和勇气的,是智力上富足之人的“奢侈品”。

与哪吒相比,魏无羡的命运更加悲惨,他不是天生的异类,本是一个疏朗明媚的翩翩少年,爱管闲事爱打抱不平,爱撩人。对别人赤诚坦荡,却从来不把对别人的好放在心上。

魏无羡的童年是不幸的,父母双亡,自己流浪街头,与狗抢食吃。但是被江枫眠收养后,他在莲花坞度过了一生中难得的快乐时光,摸鱼掏鸟打山鸡,课业却也总是第一。这样一个天分卓越的阳光少年,性格外向,活泼开朗,看起来很皮,但正经起来也是不含糊的。他负责任、有担当,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锄奸扶弱、无愧于心!

魏无羡的身上,总有一种大无畏的赤子精神,并且贯穿始终,这种精神从没有因时光和世事而改变。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境遇,他都始终保持着拳拳赤子之心。

魏无羡从明媚阳光的可爱少年一步步地变成人人惧怕的夷陵老祖,是人性中的偏见和贪婪将他推向了命运的深渊,最终逼得他落得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如果说哪吒是天生“异类”,魏无羡就是被生生逼成“异类”的。他们虽然命运不同,但面临的困境都是一样的:人们对“异类”的不宽容!

人类对异类(与多数人不同的人)的容忍程度之低,足以让万年的文明汗颜。人类排挤“异类”,这种历史源远流长,并且还会继续传承下去。

美国历史学家、作家房龙的那本书《宽容》,至今被我引为人生必珍藏之经典,读了《宽容》你就会知道:人类在对付异类上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血腥和残忍两个词完全不足以形容。

比如,苏格拉底之死、宗教裁判所、十字军东征、种族屠杀、教派冲突等等。房龙认为,“宽容这个词从来就是一件奢侈品,购买他的只是智力特别发达的人。有史以来所有的不宽容都是以某种神圣的名义垄断真理,从而扼杀个人的quanli和个性ziyou。”当然宽容不是纵容,在这里提倡宽容,即意味着跟不宽容的势力,偏执和“暴徒精神”做斗争。房龙认为现代的不宽容,无非是用“机关枪和集中营武装起来”,以代替使用“地牢和缓慢燃烧的火刑柱”的中世纪的不宽容,历史不见得有什么进步,距离真正的宽容社会还需要一万年或者十万年的时间。这真是一个让人悲伤的预言!

魏无羡和哪吒都是被喊打喊杀的“异类”,都不为世人所容,又都不屈从于命运,当然他们付出的代价是惨烈的,这就是异类的宿命啊!

不过,魏无羡有蓝忘机,哪吒有敖丙,他们又都是幸运的!希望每个“异类”都能这般幸运!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